1. <center id="agqxi"><em id="agqxi"></em></center>

        1. <nav id="agqxi"><video id="agqxi"><span id="agqxi"></span></video></nav>

        2. 三省明確藥價談判品種不納入藥占比 全國推行在即!

          欄目:行業動態 發布時間:2017-11-27

             1121日,浙江省人社部聯合浙江財政廳、浙江衛計委、浙江民政廳等五部門發布《關于進一步完善大病保險制度的通知》(以下簡稱“《通知》”)征求意見公告。

             《通知》明確指出,根據大病疾病譜變化情況,結合大病保險基金承受能力,通過競爭性公開談判,將大病治療必須、臨床療效明確、群眾呼聲強烈、治療費用較高的特殊藥品,逐步納入大病保險支付范圍。

             而其中最為關鍵的地方是,《通知》要求衛生部門要及時將納入大病保險特殊藥品掛網采購,不納入醫療機構藥占比考核范圍,加大對醫療機構的監督管理,規范醫生醫療行為。

             從《通知》所釋放的信息角度分析,可以得出以下兩個結論,第一,兩批國家藥價談判產品進入浙江省醫療機構,將不納入藥占比考核范圍;第二,接下來,浙江省也會針對本地疾病譜情況,將開啟省級藥價談判,一旦進入,則不會被納入藥占比考核范圍。

           為何不考核藥占比?

             今年419日,在重慶衛計委發布《關于不將國家藥價談判藥品納入藥占比統計的通知》后,E藥經理人就曾判斷,這一政策將會被全國各省效仿。1115日,安徽省衛計委發布的《關于加強藥品采購使用管理的通知》提出的“國家談判藥品暫不納入醫療機構藥占比考核,實行單獨核算、合理調控”的說法也印證了E藥經理人的預判。

             而浙江,則是第三個省明確國家藥價談判不被納入藥占比的考核的省份,相信接下來,藥價談判品種不被納入藥占比考核的制度將在全國推出。

             眾所周知,國家藥價談判總共經歷了兩批,首批由衛計委主導,主要包括富馬酸替諾福韋二吡呋酯、鹽酸??颂婺?、鹽酸吉非替尼三個產品,第二批則由人社部主導,共有36個藥品談判成功,被納入到國家醫保目錄。

             對于第一批的落地此前最大的詬病是在于,由于醫保在各地歸屬權的問題,只有部分省份納入到了城鄉居民醫保,而其它區域則進展緩慢。但隨著第二批人社主導之后,國家藥價談判產品達到39個,對衛計委和人社部來說都是一項在中國醫改推進史上的大事,且涉及兩個部門。

             所以,為了能夠讓這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事情順利的推進,衛計委與人社部聯合發布了《關于做好36種談判藥品集中采購的通知》,而各省衛計委藥政管理部門也專門發文要求各級醫療機構以“醫保支付標準”作為限價直接掛網采購,做出對國家藥價談判支持的明確態度。

             國家層面不遺余力推進,這是必然趨勢,無論是放在任何省份,如果不能將藥價談判產品落地,發揮社會價值,該省會成為醫改整體推進的負面,會被記一筆。所以,在國家對藥占比有考核下的壓力,為了能夠讓藥價談判品種落到實處,才會提出“不納入考核,單獨核算”。

             從另一個層面將,國家為何會不遺余力要盡快讓國家藥價談判品種落地?首先,必須指出的是,在第一批談判中有5個產品入圍,但最終只有3個落地,兩外兩個產品因為不講價而沒有進入。當時,據消息人士透露,對于政府藥價談判中,有些品種是市場急需,廠家不愿意降價,本土又無仿制藥,以至于無計可施。這不僅僅是患者負擔無法減負的問題,更多的是藥價談判這個博弈中,存在優劣勢。

             因此,從國家層面,不僅要大力推行藥價談判,且要讓進入藥價談判的企業有利可圖,所以會提供各種有利的保障讓該政策得以落地。而重慶、安徽、浙江的這種做法正是在此情情況之下出現,進一步放大進入藥價談判目錄產品的利好,不僅讓要減輕患者負擔,而且也要讓藥企能夠獲得足夠實惠。

             其實,此前很多人都會認為藥價談判這個事情可能對企業影響并不大,但是E藥經理人從各方所得消息是,今后藥價談判將會成為進入醫保的重要手段,早進入可能是響應國家政策,能夠獲得各種支持,而那些死扛著不降價的產品,或許會有很多相關政策限制,尤其是那些原研、過了專利期的產品,國家也許會通過鼓勵搶仿的形式予以遏制。

             進不了醫院?

             在醫改推進中,在國家層面每年都會提出一些醫改的目標,其中對于2017年最重要的一個指標是:按照國務院辦公廳發布的《關于城市公立醫院綜合改革試點的指導意見》提出的力爭到2017年試點城市公立醫院藥占比(不含中藥飲片)總體降到30%左右。而另一個目標是2017年城市公立醫院綜合試點改革全面推開,這意味著全國所有的公立醫院都需要將藥占比降至30%以下。

           全國所有公立醫院將藥占比降至30%以下,這對于藥企來說就是市場的壓縮,但是從重慶、安徽、浙江3省的不將國家藥價談判藥品納入藥占比統計的這一政策來看,這無疑是放開了一個口子,讓這些進入藥價談判的品種能夠全力釋放銷售。

           然而,近來卻有報道指出,江蘇省多家醫院并未對已納入當地醫保的36個談判藥品進行采購,導致患者仍得自費在院外高價購藥。一時,關于“進得了醫保,卻被醫院據之門外”的說法四起。甚至業界有悲觀的聲音認為,“地方不買國家的賬,藥企砸了錢沒換來想要的?!?/span>

             從最悲觀的角度來看,企業相當委屈,響應國家號召降價,期許以量博利,但是顯然從執行層面卻感失望。但從整個醫改角度而言,現在各省醫改進程都被國家納入考核,涉及到主政的政績問題,醫改推進不利,排名靠后的是會被點名問責的。

             E藥經理人獲悉,已經有多省份被點名批評,據說國務院醫改辦、國家衛計委、國家財政部已經聯合發文,對31個?。▍^、市)2016年度公立醫院綜合改革效果評價考核工作進行了排名通報。其中,根據陜西省公布的消息顯示,其位列全國第五名,受到通報表揚。

             當然,支付也得有錢,從客觀層面來看,醫保資金吃緊,各種控費政策接連出臺,要求藥占比控制在30%,如果醫院做不到,不但要遭受醫保拒付,而且還將對院長進行考核。所以,這促使了醫院對進入藥價談判目錄的高價藥以謹慎的態度對待。在這種邏輯下,有分析認為,談判藥品進得了醫保,卻進步了醫院,并非一個“暫不納入藥占比”考核那么簡單,其中需要解套還有很多限制性政策。

             確實,藥價談判品種落地需要更多的配套政策。但深究背后的原因,其中一個重要的問題就是在于,過去多年很多所謂的“神藥”以及可有可無的輔助用藥擠占據了很大一部分醫保資金,現在全國層面都在加大不合理用藥目錄。國家精挑細選的藥價談判產品,必然有臨床價值的急需產品,所以,通過擠壓“神藥”以換取更多的資金用在這些產品上。

             在外界看來,擠壓“神藥”何時是個頭?在此,不得不說的,在發布新版醫保目錄之后,人社部還推出“醫保目錄動態調整”的制度。根據E藥經理人獨家獲得消息顯示,動態調整的更為詳細的具體規則正在制定,而調整的則會在2019年正式開始。屆時,通過全國數據監測及臨床價值判斷,“神藥”則會被調出。

             當然,從企業層面來講,產品進入醫保,卻不被醫院采購,這是一個頗為滑稽的事情。攻占市場,進入醫院,這完全屬于市場行為,即使政策有再多的保障,只要存在競爭,如果自身市場能力不行,依然會陷入進不了醫院的結局。所以,對企業而言,不止要獲得政策支持,而且還需要地面銷售能跟的上。


          无码国产福利片免费看,无码手机直接观看免费,男女视频黄三级18禁,亚洲AV无码专区色爱天堂